天纳

搞笑型选手

个人跑团碎碎念

慢慢学着在带团,想到了友人以前告诉我的事,角色扮演固然那些性格怪异,又或者异常坚定的角色很有趣,但是扮演普通人后又是不同的经验增长,会为极小的事情烦心,从小小的成功里察觉出自己的成长,也会从笑容里体会到收获。

带自己改编的模组其实很不好意思,觉得在传达自己的思想,我有没有好好传递过去呢?是不是在自说自话呢?
感到了胆怯

我喜欢普通人
我很喜欢能够骄傲活下去的普通人

但是丑陋是多么可恨的一件事啊。

【肯娘视角】姐弟(略微考列斯X肯娘)

*FA原著考列斯偷偷跟去帮助姐姐的背景
*业余写手自娱自乐作品

该说是有文化气息呢,还是乡下小城特有的封闭养出的环境特别好呢?罗马尼亚的这一小片天空,太阳的东升西落从阴暗的房间里看着的话特别美,哪怕皮肤感受不到温度,坐在光影的交界处也有一种亮的地方很温暖的错觉。身着很像嫁衣的风衣,少女安静地望着窗外,得出了进到房间后的唯一想法。

已经很晚了,但是留下待机命令独自一人偷偷摸摸黑Archer一行人的Master却还没有消息传过来。可能是因为名叫考列斯的少年,他那时的表情太有说服力了吧,自己Master的安危倒不怎么担心,仅仅是帮个小忙的话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复什么也算是正常。
现在占据大脑的事情是另一件,亲人之间的关系,姐姐与弟弟之间的情感,或者更直接一点的自己的Master与黑Archer的Master他们的纽带给自己一种很古怪的感觉。
当然,自己也和其他被召唤的Servant看见过在这个城堡里生存的人造人们,如果从这是魔术师的生活来看,魔术师的姐弟和普通人的姐弟应该是两种不同次元的思考,还有感情吧。
道德,人应持有的观念,人应该拥有的情感,尽管自己警惕着人类远离着人类,也可以一口断定,魔术师是异质的。

但,自己的Master却太过正常了,正常的考虑着帮助姐姐的事情,正常的为姐弟之间的天赋差别感到沮丧,正常的与姐姐建立起了亲人的感情……

也正常的在思考着作为Master互相厮杀的那一天,接受了这个的可能性,并想到了那之后的事情。
歪了歪头,回想起Master的愿望。
……复活姐姐吗。

房间里响起了轻叹。
少女、Berserker她并不是狂化等级很高的从者,但她的思考也受到了狂化的限制,不能进行长时间的复杂思考,但这时她只是回想起了一段过去被遗弃在角落里的事情。

11月的某一天,她被制造。
11月的某一天,她被抛弃。

等她恢复意识,拼装好自己,游荡在伦敦的街头时,发亮的叶子,清澈的流水,小狗的内脏,似乎都随着父亲的离开而远去了,没有留下丝缕痕迹。取而代之的是,从阴沉的云团中落下的雪,从街面窗户里洋溢而出的欢乐气息。

12月的某一天,那是为了庆祝某人诞生的节日。
那是与她无关的日子,但却是她第一次了解生日这个概念,皑皑白雪不使她感到寒冷,却冻硬了肢体,只能蜷缩在居民屋檐下的角落,等待雪停,等待新的一天到来。
街道上的人群,映入眼睛里的,有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欢乐的色彩,有朋友并行以喧闹方式度过孤夜的快乐,也有灯光与歌声穿过大街小巷将祝福送入信徒家中的温暖。
说不清道不明,那时并不了解是什么,也因自己是排除在那副场景外的人物心里没有半分的触动,却有一层薄纱似的东西裹得胸膛塞满了东西。
但那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,离开人类的聚集地后就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。

直到——

与父亲的“所爱之人”相遇时。

如同被花朵簇拥,如同众星捧月,自己到来的那一天,正是他的生日,父亲的弟弟,不知丑恶与美丽的区别,天真无邪的孩童。

那是自己第一次看见父亲露出了笑容,为弟弟的生日而欢喜,为家人与朋友还有爱人共聚的这一天露出了笑容。

我所没有的,我所希望的,我所追求的东西,就在这里。
啊啊,第一次发觉了,印入自己眼瞳里的东西是什么,是属于人的幸福。
直到现在都可以清晰的定位,那曾数次出现在自己胸膛里涌动的情绪,是羡慕。

我并不是希望拥有家人,假如自己也在这其乐融融的环境中是否也能露出笑容呢?也从心间感受到欢喜呢?

大概不会吧。

这是人才拥有的情感,慢慢咀嚼着心里冒出的想法,沉默着抹除了那丝涌起的羡慕。
自己就是人,是父亲,是一代的天才“维克多·弗兰肯斯坦”制造出的完美的人类,只要得到伴侣,只要生下亚当,就能变得完美,这就是自己诞生的意义,这就是从出生时认定的想法。

为什么,直到不可挽回时,才确定“夏娃”不可能是自己的名字呢。从回忆里抽身,绷紧了唇线侧头望向房门。

“嘎吱——”

“咦……?抱歉,Berserker。一直在房间里等着吗?虽然是去帮忙,但是并没有获得更多的情报。你看,停留在战斗现场也很危险……”

随着亮起的,是卧室里的灯,光线打在Master的脸上,显露出他发现自己在房间里的哑然。

“嗯,嗯。”
点了点头,向他确定自己明白了后。之前想的那些事,似乎也不需要再深究下去了。

魔术师的爱,人类的爱,非人之物的爱。自己看见的虽只是Master对他姐姐的那一面,却不代表那位有些冷冰冰的魔术师不存在对他的亲情吧。

所以,哪怕是做好了互相厮杀的觉悟,想到了之后怎么复活亲人的愿望,又是做出怎样确保自己能活到最后的决定,Master——考列斯他,想与所爱之人继续生活,身为魔术师的同时也将作为人的幸福放在了前位。

真的是,很温柔的人。

【FGO】淡色的花(咕哒君X弗兰肯斯坦)

少年合上了书本,书的厚度异常的薄,但也记载了一连串的悲剧,和一个造物的一生。
可能是太过静了,只是轻微的书页刷刷合拢的响声,都使得少年对面的“新娘”抬起了头看向对面的他。
“啊,抱歉抱歉!”
好听的男声放轻了声调,配上很不好意思的笑容真的很有让人不计较发生了什么的冲动,但笑容的主人却一下子屏住了呼吸。
“呜——?!”女人痛苦的发出声音,似婴儿哭泣前对着父母的大声抱怨。

她已经发现了啊,这就没有办法了。事件已经发生了,男性的当事人却立马将十指交叉脸上的一切表情也清空了,只和她的目光将视线一同投在了书的封面上。
《弗兰肯斯坦》
“即使到现代也依旧是以恐怖为卖点,封面大概会吓坏小孩子吧?”是的,似乎出版社还留存着上个世纪的冷笑话,仅仅靠封面就是R18的程度了吧,而且还和内容无关,只刻意画出了血腥的感觉。
自己为什么会挑这本书呢?没有和她过太多交流,但也是这个少女的Master,还这么直白的在她面前看了起来,如果她的心真的如同少女那样敏感的话,大概会直接表达出不满吧。
自己是刻意这么做的啊,只为了问清楚几件事。
“啊——?呜!”连续不断的,呜呜的叫声因为太过惨烈了,听着这个声音倒很适合少年面前的书。

“呀,请别生气啊,berserker,不用这个方法的话,平常也不会理我吧?”咕哒,不,应该说是这儿唯一的Master,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,微微露出了些少年特有的青涩感觉。
“呜——?”
“哈哈......看起来没有生气啊,如果生气的话,说不定会揍我吧”
“呜!”
“那个...书是读完了,虽然内容是男性的弗兰肯斯坦的故事,但是你...你的愿望和书中是没有变化的,寻求到伴侣对吧?”
“呜...嗯嗯嗯”

这样的话,第一步就达成了,起码不会半途甩手走人了。自己一直对她抱有着疑问,但每次想沟通时对方却很不耐烦的样子,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不想耍心计的。
少年换了换坐姿,单手托着脸,望向少女赤红刘海下的眼睛,这样的异瞳还这么规整,也只有人造才能完成这奇异的“美”吧

“Berserker你,似乎是从伦理上寻求着配偶,家人。...也就是说,自己的内心并没有对恋情的期待?一个人生活,其实也没有关系?”他还是问出口了,迟疑着甚至感觉贴近脸庞的手心冒出了冷汗。
英灵......生前大多为英雄所被后人熟悉的存在,即使弗兰肯斯坦她的出身十分另类,但毫无疑问,她也是[守护人类的力量]。
那么也太奇怪了,berserker的故事就是悲剧,但她的愿望却不是因为情感而渴求着相伴一生的恋人,家人。仅仅是人类需要家人,所以我也必须有。
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?尽管失礼,还有可能把脾气看上她惹怒,但我还是想知道原因。
他这么想着,目光更是没有退缩,直直的望向Berserker。

“我的、父亲...我思念、着他”

诶?她说话了!居然能说话吗?不是狂化EX居然能说话!奇迹!我以为四星berserker都不会说话。
他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喉结随着对方吐露的语言动了动,内心的紧张不降反升。
咕哒君是知道的,在伦敦时和这位少女一起遇见了她的妹妹还有父亲,但那是另一个世界的弗兰肯斯坦教授吧。
......所以,这个回答有意义吗?

“我、果然还、是,不懂、人类的感、情。...这样的、我,需要、被人、接受。
不然、我胸膛、里,被、紧紧抓住...的感觉,不知道,放在、哪里了。”

“呃——?唔,你要走了吗?”
陈述完了一切,少女外貌的berserker突然站起了身。真高啊,咕哒君这才发现,似乎因为没有直立起身体,她才显得,像个少女。
但突然一下起身,那投下的阴影,将他这个正常男性完全盖住了。
咽了咽口水,他被这个气势震住了,只能目送对方出了自室。
“啊啊啊!完全听不懂啊,她的回答也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!”
他沮丧着的面朝向桌面,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头。
其实还是能听懂一些的,弗兰肯斯坦她...大概怀有着微弱的感情吧,因为维克多.弗兰肯斯坦博士的抛弃,她的这份感情无法被普通人接纳。
......因为是怪物呢,那么只有同样是怪物的家人,才能共享这份心情(?)
“哈...不管了,好歹我也是个Master,从理性上思考着家人也太奇怪了。
但我也......没什么能帮到她的地方吧。”

说到底,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呢?

实在是太可怜了,这个berserker如果是纯粹的怪物,又或者是像海格力斯那样坚强的英雄,自己也可以放心的,将她当做......当做什么呢......。
叫声太过凄惨,但性格也特别凶猛,完全不是自己该担心的类型啊。
......太过美丽了,即使放在女性的英灵中,也是美人级别的。
而且完全搞不懂她在想什么。

“明明感觉,是可以轻松解决她内心的心结的。
不过她真的有这种东西吗?
说不定是我搞错了什么”

少年自身发现了原因,做出这样的事情,只是因为同情......将自己感情深埋的怪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想写双向暗恋啊,希望时间充足让我继续写下去

【士樱】宛若天堂

温暖的雪化了,细数独自走过的岁月,自老爹去世,也过去了五年。
普通又平静的日常,就这么成长着,很不错啊,偶尔会觉得家里会有点空荡荡的,但是也没有办法吧,这是房子的原因,并不是住在这里的人有什么错误,这个家是切嗣给我的,在医院勉强点头同意他的收养,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。胡子拉碴,不修边幅看起来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却提出要收养我。真是没有办法,我还记得是这个男人将我从火灾里救了出来,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了。就这样我同意了收养,但是樱,当时我真的很嫌弃他喔。
这个男人果然也想他外表那样不怎么靠谱,料理不行,照顾人也是三流的水准,到最后反而是我被磨练出了照顾人的习惯。其实我不讨厌这些,不然的话也成为不了樱的料理老师吧。
  卫宫士郎,拥有一个家也只有五年的时间,真的是非常非常不靠谱啊,老爹。他去世了,然后我又是独自一人了,我是亲眼看见他过世的...很幸福的在微笑着,所以我也不想哭呢。家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也是第二天才发觉出的事情。
   樱,成为我的家人吧。
   总是你一个人在努力,我却忽视了那些东西,现在的话,切嗣去世后的第五年,我想我也可以微笑出来。不,也不是说我没有笑过,或者面对藤姐,你,伊莉雅还有远坂,Saber的笑容是假的啦。希望大家都能幸福,但是现在的话,现在才察觉到,这份幸福是你带给我的。
   对不起,今后樱的人生我来守护吧,不会再发生让你担心,让你因为我受伤害的事情了。
   说了很自大的话,现在都还没有问过你的意见。干脆一口气听完,再回答我?
    虽然樱说过,很开心,很高兴成为我的家人,而且那时露出的笑容,是特别特别珍贵的东西。...但现在的我,还能不能给你幸福,我自己都不知道了。
   微笑啊,要笑出来,你这个样子,我会越来越感觉抱歉的,靠着大男子主义,没有告诉过你们,就独自去做的事情,真的很抱歉...
   只是,我也很幸福喔,当樱你向远坂那个嘴硬心软的人喊姐姐时,她整个人都愣住了呢,绝对绝对是因为,她也喜欢着你的原因,那我就放心了。
  ...这个世界上,你不会再孤单一人

  樱的哭泣,樱的悲伤,全部全部都没有参与过的我,也想在漫长的时光后,守护你。
   稍微有一些,吃力呢...
   这个身体...
   好像慢慢的,要把你忘了一样,在变得苍白呢...
   这样残破的躯体,还怎么能给你幸福啊...我自己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卫宫士郎这个人快要咽气了。
    樱,你还有未来,那样堕落着的,被欺负,被侮辱的时光,和你永别了,明明想做到更多的事情,但好像我只能走到这里了。
    我不后悔就是了。
    可是,真的好抱歉啊,一不小心就做了残忍的事情,在你接下来的人生中不会再有我的踪迹,但又和你约定了成为家人的事情。
    我不后悔,能和樱在一起,很不错啊。
    我不后悔,直到最后的最后,我爱着你。
    活下去吧,樱,春天会再度来临。
    成为家人的约定,我也不想放弃,只能这么自私的,和你再也见不到了哦。
    看不见花朵飘落,你的毕业典礼,你成为弓道部主将的样子,樱连和风料理都超过我的时光,都不会有卫宫士郎参与了。

    但是樱,微笑下去吧,我最喜欢的是你的笑容。你对我的感情,对我的爱意,会延续到未来的什么时候呢。
    我爱你
    无论是怎么样的生命的终结,我爱你。
    我将做出比老爹更残酷的事情,他陪伴了我五年,但我能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更短,作为家人也只度过了短短几天的时光。
    很抱歉,即使是这样,樱也成为了我的天空。
    情人节快乐喔,樱,要不要和我成为家人呢?再到春天来临时,大家一起去看樱花。